<tbody id="f6zai"><noscript id="f6zai"></noscript></tbody>
  1. <dd id="f6zai"><track id="f6zai"><dl id="f6zai"></dl></track></dd>

  2. <tbody id="f6zai"></tbody><dd id="f6zai"><pre id="f6zai"></pre></dd><em id="f6zai"><ruby id="f6zai"><u id="f6zai"></u></ruby></em>
    <rp id="f6zai"></rp> <button id="f6zai"><acronym id="f6zai"></acronym></button>

    <rp id="f6zai"><ruby id="f6zai"><input id="f6zai"></input></ruby></rp>
    <em id="f6zai"><acronym id="f6zai"></acronym></em><tbody id="f6zai"><track id="f6zai"></track></tbody>

    發揮制度優勢 促進教育公平——新中國70年學生資助工作發展歷程

    作者:不詳  時間:2019/9/30 17:49:56  來源:中國教育報轉載  人氣:

      從1949年到2018年,我國學前教育毛入學率從不足0.4%提高到81.7%,小學教育凈入學率從20%提高到99.95%,初中階段教育毛入學率從3.1%提高到100.9%,高中階段教育毛入學率從1.1%提高到88.8%,高等教育毛入學率從0.26%提高到48.1%。
      70年來,教育事業取得了舉世矚目的巨大成就。在這輝煌發展歷程中,黨和國家始終堅持教育事業優先發展,始終高度重視家庭經濟困難學生上學問題。
      經過70年的努力,我國已建立起以政府為主導、學校和社會積極參與,覆蓋各教育階段、各級各類學校、所有家庭經濟困難學生的國家學生資助政策體系,走出了一條具有中國特色、符合中國國情的學生資助之路,“不讓一個學生因家庭經濟困難而失學”的目標基本實現。
      學生資助不僅促進了教育公平、社會公平,促進了教育事業快速發展,而且在人力資源開發、教育脫貧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譜寫出一曲保民生、暖民心、促發展的民生樂章。
      以資助促公平,推進教育事業改革發展
      新中國成立之初,百廢待興。經濟基礎極度薄弱、人民生活極端貧困,全國80%的人口都是文盲,適齡兒童小學入學率不足20%。
      為了調動人民群眾接受教育的積極性,我國創立了社會主義學生資助制度,先后實行了供給制、人民助學金、學雜費減免等資助政策,為經濟困難家庭子女上學提供了一定保障,充分調動了人民群眾主動送子女接受教育的積極性。從1949年到1978年,我國學前教育毛入學率從不足0.4%提高到10.6%,小學教育凈入學率從20%提高到94%,初中階段教育毛入學率從3.1%提高到66.4%,高中階段教育毛入學率從1.1%提高到35.1%,高等教育毛入學率從0.26%提高到2.7%。學生資助推動了新中國教育事業迅速興起。
      改革開放初期,人民群眾的收入水平和教育支付能力依然有限,黨和國家始終把家庭經濟困難學生上學問題擺在重要位置,高校不收取學生的學雜費、住宿費,國家定期發放人民助學金。義務教育階段則以助學金、學雜費減免為主,并將資助范圍擴展為初級中等學校、特殊教育學校的家庭經濟困難學生,少數民族聚居地區、經濟困難地區、邊遠地區的小學及其他寄宿小學的家庭經濟困難學生,受助人數大幅增長。資助政策為普及義務教育和擴大非義務教育發展規模,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撐,推動了我國教育規模迅速擴大。
      進入新世紀,黨和國家更加重視社會公平和教育公平,把學生資助作為促進教育公平和社會公平的重要舉措。在高等教育領域,為了不讓經濟困難擋住成才路,1999年《關于國家助學貸款管理的規定(試行)通知》和《國家助學貸款管理操作規程(試行)》出臺,幫助高校經濟困難學生支付在校期間的學費和日常生活費;為減輕學生還貸負擔,財政部門對貸款學生給予50%的利息補貼。此后,“綠色通道”范圍擴大、生源地信用助學貸款等政策實施,助學貸款政策不斷完善。
      在義務教育領域,2005年2月,國務院辦公廳轉發《財政部、教育部關于加快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兩免一補”實施步伐有關工作意見的通知》,確定建立農村義務教育經費保障機制,在2005年至2010年的5年內,全部免除農村義務教育階段學生學雜費,對貧困家庭學生提供免費教科書并補助寄宿生生活費。2008年又全部免除城市義務教育階段公辦學校學生學雜費,大大促進了教育公平。
      在職業教育領域,2005年10月,國務院發布《關于大力發展職業教育的決定》,提出建立職業教育貧困家庭學生助學制度,中央和地方財政要安排經費,資助接受中等職業教育的農村貧困家庭和城鎮低收入家庭子女。2009年,教育部等4部委又印發了《關于中等職業學校農村家庭經濟困難學生和涉農專業學生免學費工作的意見》,決定對中等職業學校全日制在校學生中農村家庭經濟困難學生和涉農專業學生逐步免除學費。2010年、2012年和2015年又3次擴大免學費覆蓋范圍,目前90%以上的中職在校學生享受免學費資助。
      當前,我國已建立起了具有中國特色的學生資助政策體系,實現了“三個全覆蓋”,即所有學段(從學前教育到研究生教育)全覆蓋、所有學校(包括公辦與民辦)全覆蓋、所有家庭經濟困難學生全覆蓋,從制度上基本保障了“不讓一個學生因家庭經濟困難而失學”,學生資助促進教育公平實現了質的飛躍。
      以資助促人力資源開發,向人力資源強國邁進
      只要1元就能吃上兩葷一素加水果的午餐。湖南懷化漠濱侗族苗族鄉學校1180名學生都在學校吃午飯,通過“4+1”模式——學生每天上交1元自籌款,政府補貼4元,且精準扶貧戶家庭學生自籌款由政府財政撥付解決,促進營養改善計劃提質升級。此舉得到學生、家長一致好評。
      營養改善是一項長期工程。新中國成立初期,我國就實行了供給制、人民助學金制度;改革開放之后,國家又逐步實施了助學金、獎學金等多項資助政策,基本保證了在校學生特別是家庭經濟困難學生的營養需求。據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2017年跟蹤監測,農村義務教育學生營養改善計劃實施以來,營養改善計劃試點地區男、女生各年齡段的平均身高比2012年增長1.9厘米和2.0厘米,平均體重增加1.3千克和1.4千克,促進了學生身體素質的全面增強,為青少年健康成長奠基。
      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國學生資助政策在突出助困的基礎上,兼顧了導向功能。近年來,為鼓勵優秀高校畢業生到鄉村學校任教,陜西省積極落實學費補償和國家助學貸款代償等相關政策;廣東實施“高校畢業生到農村從教上崗退費”政策,有力地擴充了鄉村教師隊伍。
      事實上,早在1955年,我國全面實行人民助學金制度時,就對國家急需專業學生,在資助范圍和標準上都給予傾斜。1986年,人民助學金改革為獎學金和貸學金后,又設立專業獎學金和定向獎學金,專項用于資助特殊專業和到艱苦地區行業工作的學生。2007年以后,我國出臺了基層就業學費補償貸款代償、免(公)費師范生、服義務兵役學生教育資助、中職學生資助等一系列引導性資助政策,有效改善了我國的教育結構和人力資源結構,吸引了一大批優秀人才流向特殊行業、艱苦邊遠地區和基層單位,滿足了國家經濟社會發展的需要,促進了我國人才結構不斷優化。
      2002年,財政部、教育部印發《國家獎學金管理辦法》:規定中央政府每年出資2億元設立國家獎學金,每年資助4.5萬名成績優秀的家庭經濟困難本專科學生,國家獎學金獲得者,其所在學校減免當年全部學費。作為最高榮譽等級獎學金,國家獎學金導向作用明顯。
      為了充分發揮國家獎學金的引導作用,2019年秋季學期開始,中職教育國家獎學金制度實施,按每生每年6000元標準,每年獎勵兩萬人。2019年,本專科生國家獎學金獎勵名額由5萬名增加到6萬名,增加的名額全部用于獎勵特別優秀的全日制高職院校學生,獎勵標準為每生每年8000元。這些措施大大促進了職業教育發展,為培養大國工匠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人才是實現民族振興、贏得國際競爭主動的戰略資源。黨和政府通過實施國家資助保障廣大家庭經濟困難學生順利入學、完成學業,使國民科學文化素質有了質的飛躍。
      1964年至2018年,全國6歲及以上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從2.92年提高到9.26年;高中及以上受教育程度人口占總人口的比重,從1.7%提高到29.3%;大專及以上受教育程度人口占總人口的比重,從0.4%提高到13%;文盲率由33.6%下降到4.9%,國民科學文化素質顯著提升。
      70年來,我國實現了人口大國向人力資源大國的轉變,正在跨入人力資源強國行列,學生資助功不可沒。
      以資助助力全面小康,鞏固脫貧攻堅戰成果
      “老師,你說娃娃將來學個什么技術好?”記者在湖南省安化縣平口鎮中心小學遇到學生家長夏玉平前來咨詢。雖然孩子還在上小學,但是夏玉平盤算著,過幾年讓孩子上職校、學技術。近年來在國家免學費、補助生活費等政策的支持下,安化縣保持著每年近3000人讀中職的規模。
      “‘中職一人,脫貧一家’不是一句空話,而是真正的現實。” 夏玉平孩子的班主任、安化縣平口鎮中心小學教師劉習聰說。
      資助貧困家庭學生順利完成學業,是教育脫貧攻堅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是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治本之策。上世紀80年代以前,我國以救濟式扶貧為主,培養一人、脫貧一戶是這一時期穩定脫貧人群的主要特點。
      80年代中期實行扶貧開發以后,更加重視提高貧困人口的科技文化素質和自我發展能力,治窮先治愚、治愚抓教育成為當時的共識。我國學生資助政策不僅重視資助貧困人群子女,而且重視資助剛剛脫貧人群和低收入群體子女,通過資助減輕教育支出壓力,有效防止他們返貧或致貧。同時,各學段學生均可獲得資助,提高了貧困家庭學生升學信心,為完成控輟保學這一脫貧攻堅硬任務奠定了良好基礎。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扶貧必扶智。讓貧困地區的孩子們接受良好教育,是扶貧開發的重要任務,也是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重要途徑。”“要保障貧困地區辦學經費,健全家庭困難學生資助體系。”
      2016年《中等職業學校國家助學金管理辦法》出臺,將11個連片特困地區和西藏及四省藏區、新疆南疆四地州中等職業學校農村學生(不含縣城)全部納入享受國家助學金范圍。2016年普通高中建檔立卡家庭經濟困難學生(含非建檔立卡的家庭經濟困難殘疾學生、農村低保家庭學生、農村特困救助供養學生)的學雜費得以免除。
      學生資助通過幫助貧困家庭子女接受教育、順利完成學業,提高他們的科技文化素質,使他們掌握一技之長,提升他們的就業創業能力,帶動整個家庭穩定脫貧和高質量脫貧。
      統計顯示,2018年全國累計資助學前教育、義務教育、中職學校、普通高中和普通高校學生(幼兒)9801.48萬人次(不包括義務教育免費教科書和營養膳食補助),比上年增加211.07萬人次,增幅2.2%,加上營養膳食補助受助學生3700萬人,2018年合計資助學生達1.35億人次,資助金額超過2000億元,增幅超8%。
      黨的十八大以來,截至2018年,全國共資助學生6.19億人次,資助總金額累計突破1萬億元,達到了10907億元。學生資助已經成為一項重大、重要的民生支出。
      70年來,我國學生資助事業取得的長足發展,彰顯了我國的政治優勢和制度優勢。進入新時代,我國學生資助工作將始終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堅持以人民為中心,進一步加強精準資助和資助育人,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作出新的更大貢獻。

    文章評論

    共有 0位用戶發表了評論 查看完整內容

    3d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