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f6zai"><noscript id="f6zai"></noscript></tbody>
  1. <dd id="f6zai"><track id="f6zai"><dl id="f6zai"></dl></track></dd>

  2. <tbody id="f6zai"></tbody><dd id="f6zai"><pre id="f6zai"></pre></dd><em id="f6zai"><ruby id="f6zai"><u id="f6zai"></u></ruby></em>
    <rp id="f6zai"></rp> <button id="f6zai"><acronym id="f6zai"></acronym></button>

    <rp id="f6zai"><ruby id="f6zai"><input id="f6zai"></input></ruby></rp>
    <em id="f6zai"><acronym id="f6zai"></acronym></em><tbody id="f6zai"><track id="f6zai"></track></tbody>

    語文,語文

    作者:湖南師大附中1604班 張雨琪  時間:2019/9/1 9:37:36  來源:會員轉發  人氣:
      湖南師大附中1604班張雨琪,入駐12KM一年發文20篇,不算多;其文也多不甚講究架構之類,多是任筆翕張率性表達;而其文字有著真實的言語目的,可見文化浸潤,可見語文智慧,可見思考與情懷,這便是真文章,好文章。
      這篇《語文,語文》,寫時還是高一,能將“語文”說得這樣理性而不失形象,靈性而不失雅致,讓教了一輩子語文的老師都不由不折服。
      張雨琪自我簡介
      生于村野,長于山川。八歲始入縣城定居,十四歲負笈于長沙。所聞所見,如魚飲水;且讀且思,訴諸筆端。文學于我,可訴衷情,可關風月。愿文不式微,心存初衷。
      語文,語文
      一汪靜潭,孕育著激流,隱而未發。一團黑火藥,仿佛只待轟然炸響。
      但終究是不舍。即使再想如機關槍般不管不顧掃視一番將心中郁氣一吐為快,也舍不得以激憤尖銳待之。談及她,不免溫柔,不免想用執梳綰發的細致書一道涓流——涓不是小氣,不乏八千里路云和月的磅礴,涓只是心情,像邦彥寫“天染云斷,紅迷陣影”般,只舍得蒙上點淡淡的色彩,含著點在乎和憐惜。
      不知從何說起?無時無刻,時時刻刻,從去歲秋風乍起、吹皺碧淵淪時,從在觸目驚心的“漢字正在它的故鄉失落”一行字里,開啟高中第一堂語文課時,像細雨流光般暗暗蔓延,蔓延出苒苒春草。
      春草?春草。因為她著實美。是在忙得連軸轉的快節奏生活中的一聲悠揚弦響吧?是透過車馬高樓映在心里的一川風絮、滿城煙草吧?是幾不可查又見縫插針涌上心頭的閑情吧——也不是愛上層樓,亦非閑愁最苦,每每念及便有種曼妙的歡喜。
      那么煩悶何來?只能惋惜,她的美是本質,在令人不免沮喪的現實的簾子里猶抱琵琶半遮面。譬如那一畦晨露初現的春草上空,總不免迎來雨橫風狂的三月暮。
      一日物理老師領我們漫游精妙的物理思想后,不禁感慨:“所以說,文科生就喜歡把事情搞復雜,我們理科生,就是搞得越簡單越好。”
      一日試卷講評,教練對某位解釋現象詞不達意句不成句的同學恨鐵不成鋼:“語文是工具,學了就要用啊!”
      我只是默然。身處附中,在眾多縝思明辨的老師帶領下,領略科技的泛著金屬冷光的震人的魅力;身邊的大神們思維極快,解題時游刃有余間仿佛掠過刀光劍影,這實是人生一大幸事。然而我不愿沉默。有一種在心底破土而出的渴望督促我發聲。雖然老師讓我逢見物理的普適性的美,雖然教練只是想告訴我們學以致用的道理,我還是想說,用我不夠成熟不夠理性的話語將之一一道來。
      ——理論要接近簡單,文學卻要走向復雜。不復雜何以覽遍世間千萬種風情?不復雜何以道盡幽微難言的人性?不復雜何以織滿時光長河里的畫卷?不復雜何以刻錄紅塵煩憂塵世哀樂?不復雜的話,任何小說刪至梗概,一切語言只交代是否,這是多么恐怖的單調?
      不單單是文學,有多少事物不是不可簡化,而是不容簡化。如史鐵生在《復雜的必要》里發問:不需要復雜的話,一場足球賽上來踢幾個點球就可以結束,一開始滿場跑來跑去是為了什么呢?
      ——至于“語文是工具”的說法,實在是很有道理的。人類從聲到形到文,不就是為了更好地生存、交流與發展?理性上說,這的確精準至極。但為什么會感覺有什么悶悶地堵在喉頭呢?
      第一堂語文課,老師問什么是語文。我至今不能忘記一位同學鏗鏘有力而極富自信的回答,大意是它是一門培養我們語言交流能力的學科。尾音與重音一起落在“學科”二字上。
      不是的,有聲音在心中吶喊,不是的。我太拙于表達,一幀幀畫面走馬觀花,漂亮的形容詞一溜煙地飄走,最終腦海里只有五個字:語文是生活。
      太簡單直接了吧。
      但我沒法解釋。那思考持續到最后,這五個字如古寺晚鐘,一聲聲敲響在心頭,把一切婀娜美麗的畫面敲散開來,只余鐘磬音。讓我有種“石骨土髓都格格作響”的震動。
      理解的人無需多言。
      一次和一位同學聊及此事,他說他覺得語文是文化。我說更是生活。半晌又開始各持己見。
      他說語文是文化,你看那些浩如煙海的典籍,都是語文,都是文化。我說是的,她是文化,但這樣說太壯大太縹緲反讓人覺得無從切近。那些都曾是神州大地上先輩的生活,積淀下來成為文化。就如被放在案頭供人研讀的詩詞,幾乎都是唱出來的。你看“凡有井水飲處皆能歌柳詞”不就是很好的例子。更不用說上言加餐飯,下言長相憶的漢詩,這樣的平實的牽掛不是浸潤了上千年,在每個中國人心頭纏繞嗎?
      至少于我而言,語文就是生活。張曉風清麗的情思時常讓我情不自禁的微笑,但有一篇寫茶葉的我卻莫名不喜。她聽到茶店主人說用這個杯放茶葉不會餿,立馬落荒而逃——茶葉如此高雅,怎能和“餿”字放在一起?茶,清雅,裊淡,只是和“餿”字一同提起她就無法忍受。
      而于我,茶有著陸羽的高雅悠然的影子,也浸透了文人風骨。但它也是幼時陽光下明麗的風景,是每天在水中舒展的黛眉。它自有深厚的底蘊,它深邃但它不矜貴,它是親近甚至是熨帖的,它已融進平常的生活,因此不免多了粗糙少了精細——或者說,時而帶來閑靜時妙不可言的遐想,多數時候卷在生活急忙忙的漩渦里。但它是活的。
      語文亦然。她是“活”的!她不是被束之高閣的,她不是靜靜躺在題海里等著學生們懷著奮發的激情來刷的——拼搏的激情誠然動人,但如此這般獻于語文著實令人悲哀;她更不應該是簡單地將標簽化的人物印在大腦表層——張曉風在另一篇短文中說,陸游何許人也?他是會問“何方可化身千億,一束梅花一放翁”的老頑童,是“一懷愁緒、幾年離索”的多情人,而不是一天二十四小時的“南宋愛國詩人”,這樣粗暴的標簽,不過成就一道好題;她亦不僅是所謂幾百個幾十個中學生必備實詞虛詞,我們需要掌握文法知識,但就像蔣勛在《蔣勛說文學》里所言“詩是不需要注解的,而應在若即若離中感受”,對于很多人而言,理解了卻也疏遠了,不得不說是語文教學的一大憾事,但更無奈的是,很可能有一大波人,若沒有語文考試的壓力,連看一眼的興趣都沒有,何談理不理解,疏不疏遠?
      “活”是什么?是嵇康掄起鐵錘砸出的熾熱的鐵,蘊含驚人的力度,生機勃發,而不失文化的熱度。語文,她鮮活地雀躍在我的生命里,在蒙昧之初。林徽因在八歲的一個下午,透過窗格瞥見的在庭院里一角八仙桌上流淌的陽光,自此畫面定格。我呢,幼時木紗門前,亦有陽光傾瀉,繞過潔白的玉蘭灑在木椅上。木椅上坐著我爸爸,抱著我看兒童書的爸爸。
      后來我發現,爸爸實則并不愛書,何止不愛,照他的說法,是對文學和藝術就是缺根弦。家里唯一一本爸爸的書就是《紅樓夢》,套在盒子里,半個手掌厚。問他,他說大學時只要是個讀書的“文化人”都要讀紅樓,哪怕他的興趣、專業、特長都和文學沾不上邊。這倒讓我遙想那個年代,那個追捧文化明星的年代,那個有大學規定國文不及格就不能考其他科的年代,那個抄書抄詩蔚然成風的年代。
      何其幸運,我爸不是個愛讀書的人,卻是個稱職的老爸。一個個下午,陪不大識字的我讀些幼稚的兒童報刊。很多大人應該是懶得做這些事的。然而當往后他們為逼著孩子閱讀傷透腦筋時,不知有沒有想過,在最小的時候接觸的耐心的引導,往往會融進人的生命。而要強制著不曾領略書海風光的孩子為這功利去閱讀,成效實在不大。
      我逐漸意識到,身邊的同學確實有一些對文字沒多少感覺的,實在是我很不理解的狀態,大概是成長環境所致。一位同學說,他爸媽小時不準他看書,一是覺得他看不懂,二是覺得他能看懂的書沒什么意義。我還從未遇到如此論調,這,這……沒有最開始和文字的接觸,怎么會有后來自發的對更高層面書籍的追求?一次班主任嚴肅教訓到:整天看那些閑書,心思都不在學習上!我看了眼書桌上堆著的六本“閑書”,只好低頭裝死。學習學習,這是指的文化科目的學習吧。什么“學習是學生的天職”指的也是這種學習吧。不然怎么不說學習是一切對自我的充實,學唱歌跳舞是,讀閑書看電影是,學習是一個人對自我建設的追求呢?不知道經過多少這種看似很有分量非常權威實則強詞奪理到不可理喻的說教,我無法辯駁這種在中國廣大老師家長里根深蒂固的論調,我只能無視它,同時期待老師也把我無視掉。
      這里容我說一點幼稚的看法:“文化科目”學習,是我作為高中生被中國教育體制賦予的責任,哪怕我能感受其中精妙,也能體會它的必要,它的本質脫離不了“強制”二字。更無奈的是,大環境有一種只有它們才是“正統”,才能被承認被鼓勵的感覺。這才是正道,而且永遠是“不要問為什么,沒有為什么”。就像教練有一次和我們說:若無法逆流而上,就先隨波逐流,直到不懼逆流。大概正應如此,我才無數次想象生在音樂之都的孩子在怎樣的社會大環境下長大。而文學,是我堅定不移的生而為人的精神追求。我自然,一定,必須,先是一個人,再是一名高中生。與其說“如果不能改變世界就改變自己”,不如在適應它的時候不要被它改變。
      只需要引導,不需要逼迫,不需要功利,不需要說教。語文何其之美,當一句“若非群玉山頭見,會向瑤臺月下逢”毫不為過。畢竟古今有不少人像辛棄疾一樣感嘆“君莫舞。君不見,玉環、飛燕皆塵土”,但鮮少有人敢說文學終將泯滅。只要人還保有思想和靈魂,文學便大有可為。既如此,被她迷住是順理成章的。一年級時寫了一篇松鼠們打敗老虎的童話,苦于擬題,媽媽沉思片刻,說,叫“智取老虎”。“智取”!這兩字像電視里法術打進天靈蓋一樣撲進我腦海。我還不知道“取”可以這樣用,但也無需言說,朦朦朧朧地,被漢字的精妙擊中心扉。“智”不用說,簡潔凝練有力,這讓當時造個句都要用“靜悄悄的”、“紅紅的”、“亮堂堂的”之類詞的我完全被這種力量迷住了。后來每每讀古文都忍不住想起這段。總歸是幸福的。
      不知道是否絕對,我總覺得我把語文視之生活一定源于小時候的陪伴。
      是生活,便不能離了書。
      讀完《1984》的中午,我倒頭就睡。夢里,我見過溫斯頓橫貫著電幕的辦公室,亂哄哄的無產者的街道,有畫眉鳥歌唱的小樹林,寧靜的擺著水晶珊瑚的小閣樓,關押俘虜的囚車,白得炫目的友愛部……一切文字化為聲色。要命的是,那種溫斯頓式的毫不停頓的類似于碎碎念的自我心理念白在腦海里一刻不停,以致醒來后想其他事時也不自覺的用此種語調。
      ——該說文風本身就是極富魅力的研究對象。從前愛讀雜志,一次讀《青年文摘》上的文章,那筆風,有點犀利而不銳利的勁兒。讀至中段冒失地想到:這篇文章一定能刊在《讀者》上,這風格多契合。文末有個小括號:選自《讀者》xx期。我簡直喜不自勝!好像和一本雜志心有靈犀了似的。
      可說文學從語言風格、布局、氣勢、形式、內容、思想、情感乃至誦讀的音律變換等等諸多方面都有其美感。那位和我討論過語文是什么的同學,偶然說到覺得文學最重思想,至于語言,仿佛無關緊要。我不巧偶然經過,偶然聽到。再不巧,那天中午天光極美,我一時想與人說說。然而合適的人委實不多。偶然,他也在走廊上思考人生。我指著麓山茫茫的煙云感嘆“翠色和煙老”,又望著湘江道“亂碧萋萋,雨后江天曉”,雖然綠化林尚不能稱作“亂碧”吧,遠望也平添美感。想不到,居然得了一句“還是要有語言美的……”。那我實在是樂不可支了。本來如此,本應如此,美自然動人。再說形式,在讀蔣勛對《蜀道難》的品悟時,對一觀點深深共鳴:《蜀道難》本身不拘一格的句式,就是峻峭鋒銳的蜀地之山。北方的《詩經》,多為四四句式,正是扎根于土地上的厚重依托;南疆的《楚辭》,暢快淋漓的舒展自如的斷句,就帶著猶在云端的華彩與熱烈。
      是生活的話,倒也不拘于書。
      所言所行,所聞所見,皆為語文。語文是縈繞心底的情懷,是永不老去的感知。仰頭看樟葉飄黃,豈不有“蕭瑟兮,草木搖落而變衰”之感。或者望望藍天白云,望望紅霞晚照,風月在御,莫不靜好。那天偶然放假,外婆說茶場的桃花開了,可惜你不能去看。一瞬間,僅僅為著這看桃花的愿望,就不免生就一番感動。現在,周圍,有多少人能擁有看一看桃花的閑情逸致呢?第一次冒冒失失闖入桃花林,被那撲面而來的精燦灼人完完全全地籠罩。“桃之夭夭,灼灼其華”,原來灼是那樣的灼,華是那樣的華,那無可名狀的妍麗早已被先民唱出。再或者,午間偶爾的嘰嘰喳喳的鳥啼,又或是某個人微微漾開的眉眼,或是每每一瞬的為山為水的怔仲,那都是語文。
      看到報導欄上“惠及蒼生是語文”七字,我實在駐足而不能自已。“惠”用得何其溫暖!惠是種桃種李種春風。“蒼生”又是何其宏大,語文是沒有墻的。她只是友人,與你同在,是訴說,是激辯,是沉思。可以是春風拂面,可以是飛雪流霜。只是世界上無數在生存線上掙扎的人可能無暇顧及,可嘆無數有條件的人對她如此疏遠!
      語文,語文!這樣美好,我如何會有“只待爆炸”的煩悶呢?現在想來倒也沒有那么嚴重。我們學校擁有長于應試而不失情懷的語文老師,教語文和教考語文兩不誤。我們學校還擁有資深的理科教學團隊。我周圍還有一群理科大佬。然而,然而,“兼容”兩字,可不是上下嘴皮子一碰就能成的。
      我不想每次看著競賽試卷沉默時都要聽到某同學說“要你不搞競賽天天看小說”,我知道必須取舍了,調整,出發,舍掉現在的書堆,盼望心儀大學的圖書館。期間沮喪,掙扎,質疑,從來不會少,倒也沒到走投無路的境地。
      然而語文課呢?語文課!讓我安靜地聽講吧,不要把鬼畜無聊低俗起哄流言八卦當作對待語文唯一的方式。如果不能靜心理解,請維持起碼的尊重。沒見過雞同鴨講里的鴨和對牛彈琴的牛如此聒噪的。
      我確實不免煩躁。我身邊絕對是全國范圍內都堪稱優秀的同齡人——以當代評價標準看,那么多題,那么重的擔子,能扛下來的絕對是佼佼者。然而!中國未來的精英們啊!可以不要舍下那點情懷,或起碼維持基本的尊重嗎?——我在12km上被許多同層同學的才思所折服,深感自己井底之蛙,令人難過的是,兩極分化太嚴重了。
      我讀到《1999不戰而勝》中:“當未來有一天,中國的年輕人不再相信他們的祖宗與文化時,我們美國就不戰而勝了。”我不寒而栗。
      讓我再說一遍,如我無數次行走時的默念:誰能思不歌,誰能饑不食?待語文當如此。
      點評:
      剛入高一的同學說語文,說得竟然有高屋建瓴之勢了。而且幾千字的文章,細膩處如細雨打團荷,鏗鏘時如秋風掃落葉,真正詮釋了漢語言的美感。語文的學習真的在課外,在生活的學堂,在社會的學堂。前不久12km湯老師,茜茜大王等幾位老師編輯討論的觀點很有道理,轉述如下:如果寫作也像交鑰匙那么簡單,那作家的兒子就一定是作家了;學理科有如西醫,見效很快,學語文有如中醫,見效很慢,但能固本培元。(湘濱)

    文章評論

    共有 0位用戶發表了評論 查看完整內容

    3d开奖结果走势图